<output id="v37hf"></output>

    <cite id="v37hf"></cite>
    <th id="v37hf"><listing id="v37hf"><strike id="v37hf"></strike></listing></th><var id="v37hf"></var><ins id="v37hf"><span id="v37hf"></span></ins>
    <var id="v37hf"><video id="v37hf"><var id="v37hf"></var></video></var>
    <var id="v37hf"><strike id="v37hf"><menuitem id="v37hf"></menuitem></strike></var><th id="v37hf"></th>
    <var id="v37hf"></var>
    <var id="v37hf"></var>
    <ins id="v37hf"><span id="v37hf"></span></ins>
    <menuitem id="v37hf"><video id="v37hf"><thead id="v37hf"></thead></video></menuitem>
    <cite id="v37hf"><video id="v37hf"><menuitem id="v37hf"></menuitem></video></cite>
    <var id="v37hf"><video id="v37hf"></video></var>

    工信部:《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解讀

       發布人:新鄉863科技    文章來源:新鄉863科技    發布時間:2017-01-22 03:56:10    瀏覽量:553


    軟件是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的靈魂,“軟件定義”是信息革命的新標志和新特征。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是引領科技創新、驅動經濟社會轉型發展的核心力量,是建設制造強國和網絡強國的核心支撐。建設強大的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是我國構建全球競爭新優勢、搶占新工業革命制高點的必然選擇。

    日前,工業和信息化部正式印發了《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以下簡稱《規劃》),作為指導“十三五”時期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的綱領性文件,對于全行業貫徹落實《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總體部署,深入貫徹《中國制造2025》《國務院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國務院關于深化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綱要》等國家戰略,落實《信息產業發展指南》總體要求,推動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由大變強、實現發展新跨越具有重要意義。

    一、背景情況

    “十二五”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堅持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將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作為構建現代信息技術產業體系的核心,推動產業持續快速發展,在產業規模、產業結構、創新能力、企業實力、應用推廣、公共服務體系建設等方面基本或超額完成“十二五”主要目標,實現規模、質量、效益全面躍升,綜合實力進一步增強,在由大變強道路上邁出了堅實步伐。

    “十三五”時期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從世界范圍看,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持續深入,圍繞技術路線主導權、價值鏈分工、產業生態的競爭日益激烈。發達國家在工業互聯網、智能制造、人工智能、大數據等領域加速戰略布局,搶占未來發展主導權,給我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跨越發展帶來深刻影響。從國內形勢看,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發展動力加快轉換,以改革創新為核心的新動能加速孕育。中國制造2025、“一帶一路”、“互聯網+”行動計劃、大數據、軍民融合發展等國家戰略的推進實施,以及國家網絡安全保障的戰略需求,賦予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新的使命和任務;強化科技創新引領作用,著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加快推動服務業優質高效發展等,對進一步激活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市場主體、提升產業層級提出新的更高要求。

    二、總體考慮

    《規劃》的總體架構和設計主要基于三個方面考慮:

    (一)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以軟件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發展。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圍繞發展以軟件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發表了系列重要講話,特別是4月19日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講話、10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六次集體學習講話,都對加快推進網絡信息技術自主創新、推動互聯網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發展、增強網絡空間安全防御能力提出了明確要求,具有鮮明的時代特色,為《規劃》編制明確了方向,提供了指南。

    (二)堅持問題導向,深入剖析制約產業發展深層次問題

    經過多年努力,我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產業規模、質量、效益取得全面躍升,具備較好的跨越發展基礎,同時制造業大國和互聯網應用大國優勢突出,國家戰略的實施和推進也為產業發展提供了強大動力。

    但與發達國家相比,產業依然“大而不強”,迫切需要解決以下7大問題:一是“少魂”和創新能力提升問題。基礎領域創新能力和動力明顯不足,原始創新和協同創新亟待加強,基礎軟件、核心工業軟件對外依存度大,安全可靠產品和系統應用推廣難。二是融合發展問題。與各行業領域融合應用的廣度和深度不夠,特別是行業業務知識和數據積累不足,與工業實際業務和特定應用結合不緊密,支撐國家戰略實施的能力亟須提升。三是大企業培育和產業生態建設問題。資源整合、技術迭代和優化能力弱,缺乏創新引領能力強的大企業,生態構建能力亟待提升。四是信息安全保障能力提升問題。網絡安全形勢更加嚴峻,特別是工業信息系統安全保障需求擴大、要求愈來愈高,信息安全保障能力迫切需要進一步提升。五是國際化發展問題。產業國際影響力與整體規模不匹配,國際市場拓展能力弱,國際化發展步伐需要持續加快。六是行業管理問題。行業管理和服務亟待創新,軟件市場定價與軟件價值不匹配問題有待解決,知識產權保護需要進一步加強。七是人才培養問題。人才結構性矛盾突出,既懂技術又懂管理的領軍型人才、既懂軟件技術又熟悉各行業領域業務流程的復合型人才,以及具有持續專注力和熟練技能的高技能人才緊缺,人才培養和產業需求不相適應,亟須建立符合產業特點的人才培養體系。

    (三)突出“軟件定義”,準確把握“十三五”產業發展趨勢

    “十三五”時期,以數據為驅動的“軟件定義”成為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的突出特征。從產業自身變化來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步入加速創新、快速迭代、群體突破的爆發期,加快向網絡化、平臺化、服務化、智能化、生態化演進,以“技術+模式+生態”為核心的協同創新持續深化產業變革。從產業融合發展態勢來看,連接無處不在,計算無處不在,數據無處不在,使得軟件無處不在,以“軟件定義”為特征的融合應用開啟信息經濟新圖景,網絡為平臺、軟件為載體、數據為要素、云計算為方法和途徑成為融合應用的顯著特征。一方面,數據驅動引領信息技術產業變革,帶來更多的新產品、服務和模式創新,催生新的業態和經濟增長點,推動數據成為戰略資產。另一方面,“軟件定義”加速各行業領域的融合創新和轉型升級,軟件定義制造成為制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新標志和新屬性,軟件定義服務催生一批新的產業主體、業務平臺、融合性業態和新型消費,培育壯大了發展新動能。

    基于此,《規劃》堅持新發展理念,確立“二二四”的發展總基調,明確了“十三五”時期產業發展的指導思想和創新驅動、協同推進、融合發展、安全可控、開放共贏的發展原則:

    一是立足兩個出發點,堅持產業自身由大變強和強化戰略支撐相統一。順應技術、產品、產業快速演進趨勢,明確“十三五”產業發展路徑,增強產業創新發展能力和供給能力,加快推動產業由大變強。緊密結合“十三五”規劃綱要對“中國制造2025”、“互聯網+”、“一帶一路”等國家重大戰略的部署要求,強化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對國家戰略實施的服務支撐和對國家信息安全的保障作用。

    二是明確兩條主線,堅持創新發展和融合發展相統籌。堅持把創新擺在產業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強化創新鏈、產業鏈、價值鏈整合,推動實現產業技術創新、模式創新和應用創新,提升產業自主創新能力和生態構建能力。堅持應用牽引和供給創新,提升融合支撐和引領帶動能力,促進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與經濟社會各行業領域的深度融合,推動傳統產業轉型發展,培育壯大融合性新興產業,催生新型信息消費,變革社會管理方式。

    三是聚焦四個著力點,堅持技術、業態、應用和體系建設相協同。著力突破關鍵核心技術,提高產業基礎能力。著力培育壯大新興業態,鼓勵平臺型企業、平臺型產業發展,構建“平臺、數據、應用、服務、安全”協同發展格局。著力深化應用創新和融合發展,加快發展關鍵應用軟件、行業解決方案和集成應用平臺,強化應用創新和模式創新。著力加強產業生態體系建設,培育創新型企業,強化標準體系建設和公共服務能力提升,打造特色優勢產業集群。

    同時,《規劃》圍繞貫徹落實一系列國家戰略,對提升產業自主創新和生態構建能力、支撐制造業轉型升級和“互聯網+”、驅動信息消費發展、培育壯大新興領域等方面進行了總體部署和細化安排,特別是緊密銜接了《國務院關于深化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關于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的發展要求。

    三、發展目標

    《規劃》采用定量目標和定性目標相結合的方式,提出了“十三五”時期我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目標。在總體目標方面,提出“產業規模進一步擴大,技術創新體系更加完備,產業有效供給能力大幅提升,融合支撐效益進一步突顯,培育壯大一批國際影響力大、競爭力強的龍頭企業”,明確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生態體系。在具體目標方面,圍繞產業規模、技術創新、融合支撐、企業培育、產業集聚5個方面提出了細化要求。目標設定主要遵循以下原則:一是面向經濟發展新常態,突出產業引領發展的地位和作用,依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和信息產業設定的年均增長目標,測算提出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應實現的任務和要求;二是圍繞推動產業由大變強、提升融合支撐能力的需要,綜合影響產業發展的各類要素,目標既切合產業發展實際,又突出其引導性作用。

    關于產業規模目標。“十二五”以來的規模數據顯示,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年均增速與國民經濟增速和電子制造業增速之間的關系呈現出彈性系數為2-3之間的規律特點。基于此,結合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信息產業發展指南的目標任務,面向經濟發展新常態,《規劃》將“十三五”產業年均增速定為13%以上,規模到2020年突破8萬億元。另外,考慮“十三五”時期產業服務化進程加快、信息安全保障需求、出口形勢、技術變革和模式創新深化等因素,確立了信息技術服務、信息安全產品、軟件出口、從業人員等細分領域目標。

    關于企業培育目標。企業是產業和市場的主體、技術創新和變革的動力源泉,大企業更是引領和推動產業由大變強的主力軍。基于“十二五”期間企業培育成效,考慮“十三五”時期國家戰略推動和“軟件定義”趨勢下企業轉型發展等因素,將企業培育目標定為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收入百億級企業達20家以上,以及產生5到8家收入千億級企業。

    關于產業集聚目標。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向中心城市和集聚發展特點突出,中國軟件名城創建工作示范帶動作用顯著,“十二五”中國軟件名城及試點城市業務收入超千億元的已接近15個。同時,一些軟件產業新興城市正在快速崛起,發展潛力較大。基于此,《規劃》將“十三五”產業集聚目標定為產業收入超千億元的城市達20個以上。

    四、主要舉措

    《規劃》以創新發展和融合發展為主線,聚焦“技術、業態、應用、體系”發展重點,設置了務實可操作的“695”任務措施。

    (一)6項主要任務。針對制約產業發展的深層次問題,立足于產業自身由大變強和支撐兩個強國建設,充分發揮產業的賦能、賦值和賦智作用,重點部署了6項任務。一是全面提高創新發展能力,圍繞產業鏈關鍵環節,加強基礎技術攻關,超前布局前沿技術研究和發展,構建核心技術體系,加快信息技術服務創新,完善以企業為主體、應用為導向、政產學研用金相結合的產業創新體系。二是積極培育壯大新興業態,著力研發云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等新興領域關鍵軟件產品和解決方案,加快培育新業態和新模式。三是深入推進應用創新和融合發展,加速軟件與各行業領域的融合應用,發展關鍵應用軟件、行業解決方案和集成應用平臺,強化應用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提升服務型制造水平,培育擴大信息消費,強化對重大戰略的支撐服務。四是進一步提升信息安全保障能力,圍繞信息安全發展新形勢和安全保障需求,支持關鍵技術產品研發及產業化,發展安全測評與認證、咨詢、預警響應等專業化服務,增強信息安全保障支撐能力。五是大力加強產業體系建設,加快構建產業生態,著力培育創新型企業,促進形成以創新為引領的發展模式,強化標準體系建設和公共服務能力提升,加強中央與地方協同,打造一批特色優勢產業集群。六是加快提高國際化發展水平,加強技術、產業、人才、標準化等領域的國際交流與合作,以龍頭企業為引領深度融入全球產業生態圈,提升國際化發展水平和層次。

    (二)9項重大工程。為確保任務的落地實施,強調引導性,突出可操作性,對應重點任務部署,采用專欄形式,設置了軟件“鑄魂”、信息技術服務能力躍升、云計算能力提升、大數據技術研發和應用示范、工業技術軟件化推進、面向服務型制造的信息技術服務發展、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驅動信息消費、信息安全保障能力提升、公共服務體系建設9項重大工程。其中,軟件“鑄魂”、信息技術服務能力躍升等重點針對切實解決“缺芯少魂”的“少魂”和關鍵領域創新能力不足的問題。工業技術軟件化推進、面向服務型制造的信息技術服務發展、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驅動信息消費等重點針對支撐制造強國、網絡強國等國家戰略實施,落實深入推進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的任務部署。

    (三)5個方面保障措施。為強化對《規劃》落實的保障,分別從完善政策法規體系、健全行業管理制度、加大財政金融支持、創新人才培養、強化統籌協調5個方面,提出了支撐“十三五”時期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的政策措施。其中,圍繞優化政策環境,重點提出研究制定新形勢下適應產業發展新特點的政策措施;圍繞核心技術攻關,重點提出完善激勵創新的政策措施和機制等;針對軟件市場定價與軟件價值不匹配問題,重點提出開展軟件價值評估和定價機制研究,探索建立科學合理的軟件價值評估體系,鼓勵研究建立云服務、數據服務等新興領域交易機制和定價機制;針對加大財政金融支持,提出創新財政資金支持政策,深化產融合作等;圍繞軟件人才培養,重點提出突出“高精尖缺”導向,依托重大人才工程,強化人才培養鏈與產業鏈、創新鏈有機銜接,加強技術領軍人才、企業家人才、高技能人才及復合型人才培養。

    鏈接:《工業和信息化部關于印發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的通知》


    園區新聞

    单机版牛牛
    <output id="v37hf"></output>

      <cite id="v37hf"></cite>
      <th id="v37hf"><listing id="v37hf"><strike id="v37hf"></strike></listing></th><var id="v37hf"></var><ins id="v37hf"><span id="v37hf"></span></ins>
      <var id="v37hf"><video id="v37hf"><var id="v37hf"></var></video></var>
      <var id="v37hf"><strike id="v37hf"><menuitem id="v37hf"></menuitem></strike></var><th id="v37hf"></th>
      <var id="v37hf"></var>
      <var id="v37hf"></var>
      <ins id="v37hf"><span id="v37hf"></span></ins>
      <menuitem id="v37hf"><video id="v37hf"><thead id="v37hf"></thead></video></menuitem>
      <cite id="v37hf"><video id="v37hf"><menuitem id="v37hf"></menuitem></video></cite>
      <var id="v37hf"><video id="v37hf"></video></var>
      <output id="v37hf"></output>

        <cite id="v37hf"></cite>
        <th id="v37hf"><listing id="v37hf"><strike id="v37hf"></strike></listing></th><var id="v37hf"></var><ins id="v37hf"><span id="v37hf"></span></ins>
        <var id="v37hf"><video id="v37hf"><var id="v37hf"></var></video></var>
        <var id="v37hf"><strike id="v37hf"><menuitem id="v37hf"></menuitem></strike></var><th id="v37hf"></th>
        <var id="v37hf"></var>
        <var id="v37hf"></var>
        <ins id="v37hf"><span id="v37hf"></span></ins>
        <menuitem id="v37hf"><video id="v37hf"><thead id="v37hf"></thead></video></menuitem>
        <cite id="v37hf"><video id="v37hf"><menuitem id="v37hf"></menuitem></video></cite>
        <var id="v37hf"><video id="v37hf"></video></var>